第五十七章 荒体再铸

四域之外,一片蛮荒之地。

无垠的荒漠,平坦过后,则是一处处连绵起伏的沙丘,肉眼不见边际,无边的黄沙与遥远的天际连成一线。

天地昏沉,不见日月,一片片墨云,随着空中乱流,在肆意地变幻着形态。

一名老者步履瞒珊地行走在荒漠中,步履间颇为吃力,但是他的身影坚定不移,在他身后一串笔直,深浅不一的脚印已经寻不见尽头。

谁也不知道他从何处而来,又将去往何方。

老者头发稀疏花白,双眼混浊,身形佝偻,骨瘦如柴。满是褶皱的肌肤显然历经了无数岁月的洗礼,垂在干柴般的骨架上。如同一块儿破布,挂在了干枯的树枝上。显然,他已步入迟暮。

“呱呱…”

一只丈长血色乌鸦,划破长空,带起阵阵腥风,极速向那名老者冲去。那凶戾的双眸中,满是血红之色。显然,在这无尽的寂然的荒漠之中,它已经饿到了极致,把老者当成了它口中的血食。

老者好像丝毫不知,他依旧不急不缓,步履蹒跚的向前行去。

“哈~阿嚏…”

途中老者好像身体受凉,头颅微微一仰,打了一声喷嚏。

顿时,狂风大作,沙尘弥漫,遮天蔽日。

砰~

忽然,向老者冲去的血色乌鸦“砰”的一声爆碎,化为一片血雨,期间随着漫天飞舞的黄沙,逐渐溶于其中,消散不见。

狂风平息了下来,天地重归清明。

在这期间,老者像是丝毫不知,他两眼昏花,揉了揉鼻子,继续前行。

他吃力的蹬上一座小沙丘,亦如无尽荒漠中的一粒沙砾,尽是苍然与寂寥。

咔嚓~

突然,一道血色闪电划过天空,刹那刺亮了这方昏沉的天地。

“上苍不屈,荒体再塑…”

那名迟暮老者仿佛心有感应,他微抬起头来,望向东域方向,混浊死寂的双眸中有着一抹生气一闪而过。

东域,歧连山脉,祁连峰。

虚空在波动扭曲,沿途灵气剧烈翻腾滚动,那一道道土黄色气体仿佛重达万钧,它面前的一切有形无形物质都在溃散、消逝。

“是不详还是造化。”

面对这神秘气体将要临身,陈长生面色平静,他放开了身心,张开臂膀迎接神秘气体的到来,他隐隐有种感觉,自巨钟口垂下的道道神秘气体,将是他的一种莫大机缘。

巨大的动静,导致更多的老牌弟子向祁连峰方向赶来,一时,漫山遍野人影攒动。

峰顶上数百弟子心中震撼,抬头仰望着这一幕,一瞬不瞬。

“难道是鸿蒙之气。”

一名老牌弟子惊呼,顿时引起周围一片弟子惊声议论。

有野史记载,鸿蒙之始,天地未分。有大能者功参造化,行神通,分鸿蒙,衍天地。

不知为何,他们有种感觉,那种神秘气体,异常神秘、古老,仿佛诞于天地之始,是一切事物的根源。

神秘气体垂落而下,陈长生面色坦然,他在豪赌,赌他心中的猜测。

“啊…”

神秘气体沿途浇散了一切,落到了陈长生的身上。

他的衣袍一瞬化为灰粉,于这片天地飘散不见,陈长生的皮肉开裂,骨骼在“咯吱”作响。自身体上传来的剧烈疼痛,让他忍不住放声长啸,如同岩浆浇在肉身上,痛入骨髓。

众人面色不一,有震惊,有恐惧,是天妒英才,还是上苍在为他重塑肉身。

场面异常诡异,他的皮肉在不断的开裂,又不断的愈合,浑身已被鲜血染的通红,宛如一个血人。

“嘶嘶…”

鲜血自他身体流下,滴落在地上,他的血液像是岩浆一般,土石被腐蚀出数个孔洞,化为起一道道气流升腾而起。

血肉在剥落,又在重新的生长,甚至能看到他身体深处的莹白骨茬,好像脱离了凡骨,莹白如玉,其表五色光华在流转,熠熠生辉。

自空中垂下的土黄色神秘气体越来越稀薄,渐渐停熄。

几息后,陈长生的周身浮现一团黄芒,把他笼罩其中,形成一枚椭圆形光团,像是一枚将要化茧成蝶的春蚕一般。

他的经脉血肉终于趋于稳定,已经不再剥落,开始慢慢生长复合。

一条条宽阔的经脉,血管,散发出玉质般光泽,晶莹剔透,能看到极为鲜红的血液在其中流动。血肉在不停的蠕动,最后身体每一块血肉,每一处肌肤,都完美生成,皮肤光滑细嫩,微微泛黄,不过看起极为健康。

身形还是以往那般魁梧,不过比起之前更加匀称、自然,让人挑不出丝毫的瑕疵之处。

身上的毛发重新生长了出来,浓密的双眉斜飞入鬓,估计是由于身体重塑的原因,导致乌黑长发过度生长,已然垂至腰际。

这一切,陈长生都异常清楚,待得**重塑完毕,他心念一动,一套长袍迅速套至身上,免得稍缓出现尴尬。

山峰之巅,万众瞩目,光团散去,陈长生身姿挺拔,双眉入鬓,乌黑长发垂至腰间,黑袍加身,一条黑带随意束在腰间,双眸之中金芒一闪而逝,深邃浩瀚,不可揣测。

此时他心中颇为惊喜,肉身重塑完毕,他感觉头脑异常清明,肉身的各部位感官、更加的敏锐,身体的各处机能亦是到达了极致,仿佛浑身上下已然没有了漏洞,几近完美之躯。

鸿蒙之气,不消不灭,无有终时,把握阴阳,提挈天地。在天哲大陆,有大能者,谓之荒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