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 亲一下就开心了

江漓漓回过神,才发现开场舞已经结束,该他们这些参加舞会的人跳了。

场内的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就绪。

叶嘉衍低沉的,带着危险的声音传来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没什么!”

江漓漓反应很快,手搭上叶嘉衍的肩膀,跟上他的舞步。

叶嘉衍舞跳得很不错,每一步都精准地踩中拍子,而且他是一个很优秀的舞伴,哪怕是不怎么会跳舞的人,跟着他也可以放心地跳。

这个男人真是做什么都可以秀别人一脸啊。

“没什么?”

叶嘉衍显然并不信江漓漓的话。

他注意到了,江漓漓刚才不是走神,而是在寻找。

她要找那个唐遇?

江漓漓知道这种时候不能说实话,于是说:“我只是有点意外,你居然这么会跳舞。”

叶嘉衍盯着江漓漓,“哼”了声,“我还会很多你不知道的。”

“额,所以呢?”

江漓漓真正想问的是:你是在炫耀吗?不带这么光明的啊!

“所以,以后搞不定的事情,先来问我。”叶嘉衍命令的语气中还带着一点恐吓,“要是让我知道你去找别人,哼——”

他最后那个“哼”,够傲娇,也把他的意思表达得够清楚。

江漓漓的确没有想到,叶嘉衍会这么介意唐遇的事情。

她抿了抿唇,说:“那天不是我主动找唐遇,是他看不下去,主动下来帮我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顿了顿,叶嘉衍又说,“我刚才说了什么,记住没有?”

江漓漓点点头,看着叶嘉衍,“记住了。”

叶嘉衍迎上江漓漓的目光,圈在她腰上的手,又收紧了一点。

一曲终,舞结束。

宋子琛走过来,很绅士地对着江漓漓弯下腰,伸出手:“江太太,有荣幸请你跳下一支舞吗?”

江漓漓暗暗指了指叶嘉衍,宋子琛冲着她眨眨眼,示意她不要担心。

果然,这时,有人来找叶嘉衍,对叶嘉衍说了几句什么,叶嘉衍说:“外面谈。”他看了宋子琛一眼,“看好她。”那个“她”指的是谁,已经不言而喻。

宋子琛点点头,目送着叶嘉衍出去,第二支舞曲也响了。

他牵住江漓漓的手,边跳边和她聊天:“刚才你和嘉衍的气氛不对啊。还有,他为什么叫我看好你,你会跑吗?”

“不是。”江漓漓吐槽道,“他自己胡思乱想。”

“哦——”宋子琛衣服恍然大悟的样子,“吃醋了啊。”

江漓漓怔了一下,差点没反应过来。

叶嘉衍吃唐遇的醋?

真的假的?

唔,她以后知道该怎么办了!

宋子琛看见江漓漓突然笑了,说:“嘉衍吃醋,你这么高兴?”

“唔!”江漓漓避重就轻地说,“你今天的女伴很漂亮!”

宋子琛还在发愁怎么才能引导江漓漓提起他的女伴呢,没想到她自己说出来了。

他笑了笑,顺理成章地说:“这首曲子结束后,介绍你们认识啊。”

“好啊!”

曲子一停下,宋子琛就松开江漓漓的手,带着她离开舞池,坐到吧台前。

混血美女正在把台前喝东西,看见江漓漓,热情地冲着她挥挥手,“嗨。”

“你好。”江漓漓主动伸出手,“我叫江漓漓。”

“我叫daisy,你也可以叫我的中文名——戴西。”daisy示意服务员调了一杯饮料,“我请你喝。”

“抱歉。”江漓漓歉然道,“我不能喝酒。”

“你放心,这是果汁。”daisy说,“没有酒精的。”

壁炉里烧着火,室内本来就干燥,再加上跳了两支舞,江漓漓的确有些口渴了,听说没有酒精,她也没有多想,跟daisy说了声谢谢,拿过“果汁”喝了一口。

daisy趁着江漓漓不注意,冲着她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“果汁”酸酸甜甜的,意外地对江漓漓的胃口,再加上本身不是很大杯,她三口两口喝完了。

叶嘉衍回来的时候,刚好看见江漓漓放下杯子。

他也有些渴,示意服务员给他一杯水。

“你要不要试试我喝的这个?”江漓漓说,“有点酸,还有点甜,蛮好喝的。”

“”叶嘉衍看着江漓漓,不说话。

宋子琛“扑哧”一声笑出来,“漓漓,你们家嘉衍不吃甜的,也不吃酸的,你忘了吗?”

“哎?”江漓漓如梦初醒似的,“对哦!”

叶嘉衍喝了半杯水,看着江漓漓,“你怎么了?”

江漓漓摇摇头,“没事啊。”

宋子琛这时将目光聚焦到了江漓漓面前的空杯子上——他特意叮嘱过,只放一点点的,江漓漓见效这么快吗?

第三支舞曲结束,第四支舞曲即将开始,有人过来邀请叶嘉衍和宋子琛,宋子琛牵着女伴的手滑下舞池,叶嘉衍和江漓漓却没有动。

叶嘉衍看着江漓漓,“你还想跳吗?”

江漓漓摇摇头,“我一般最多只跳两支舞。”

“这么巧?我也是。”叶嘉衍示意江漓漓挽住他的手,“回去吧。”

回到房间,叶嘉衍说他有点事要处理,江漓漓“噢”了声,说:“那我去卸妆泡个澡。”

江漓漓甩开高跟鞋,赤着脚踩在地毯上,白色的逛街圆润的小脚像两颗跳动的珍珠,穿过客厅直接回了房间。

叶嘉衍看着她曼妙的背影,喉结动了动,花了不少力气才把注意力转移回电脑上,和周扬声讨论工作。

江漓漓打开衣柜,看到睡衣的一瞬间,有些怔住了。

丝质吊带睡裙,会不会有点危险?

她明知道危险,还是下意识地选择了它。

拿来都拿来了,不穿白不穿。

穿上,还可以验证一下林绽颜说的对不对!

江漓漓拿着睡衣进了浴室,卸了妆之后敷上一片面膜,躺倒浴缸里泡澡。

不知道是不是水温太高缺氧了,泡了不到一个小时,她隐约觉得头有点晕。

不是迷迷糊糊的那种晕,相反,她很清楚自己头晕,但又好像不太能控制住自己的行为和举止。

不能再泡下去了。

江漓漓闭着眼睛,酝酿了一会,手撑在浴缸的边缘想起来,却忽略了手上有泡沫,一

用力就滑下去,溅起来的水花洒了她一脸。

“啊!”

她叫了一声,好像清醒了一点。

几乎是同一时间,叶嘉衍敲了敲于是的门,“你怎么了?”他的语气听起来有几分着急。

“没事。”江漓漓说,“手滑了一下。”

她起身,冲干净身上的泡沫,穿上睡衣,拉开浴室的门。

叶嘉衍还在门外,神色有些异样,一瞬不瞬地看着她,问: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我没事啊。”江漓漓坐到沙发上,歪了歪脑袋,“你觉得我像有事吗?”

叶嘉衍想起宋子琛刚给他发的拿条短信。

——漓漓喝的那杯东西有问题,只是小小小小的问题,不会有什么影响。预祝你有一个愉快美好的夜晚。

他看着江漓漓,很显然,她不太像完全没事的样子。

而且,天知道,她现在的样子有多撩人。

米色的丝质睡衣,像柔|软的绸带一样贴在她身上,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线。

她天鹅一般细长的颈子、漂亮的锁骨和直角一般的的肩膀,毫无遗漏地展现出来,莹白的皮肤泛着诱|人的光泽,活脱脱的一个撩人的小妖精。

可是,她对这一切一无所知,歪着脑袋一脸懵懂地坐在沙发上,看起来却更加诱|人了。

她往后一靠,把腿抬起来搁在脚蹬上,于是那一双壁纸匀称的小腿也暴露在叶嘉衍的视线里。

“现在呢?”叶嘉衍问,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宋子琛并不知道,江漓漓的体质跟普通人不一样。

对于普通人来说无关紧要的东西,在她身上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。

江漓漓感觉很好,又感觉不太好,却不知道怎么描述这种感觉,只好站起来——

就在她站起来的那一瞬间,她腿一软,整个人往下栽

叶嘉衍反应很快,一个箭步冲过去,扶住江漓漓。

江漓漓下意识地抱住叶嘉衍,终于松口了,说:“好吧,我其实有点头晕。”

“除了头晕呢?”叶嘉衍问,“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?”

江漓漓第一次感觉到叶嘉衍这么关心她。

她有些好奇地端详着叶嘉衍,但很快就被转移了注意力,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脸——

终于摸到了。

她很早之前就像这么做了。

“江漓漓?”叶嘉衍额声音里除了催促,还有一抹警告。

“哦!”江漓漓立刻乖乖地放下手说,“还有幻觉!”

“什么幻觉?”

叶嘉衍皱着眉,一边想从这儿开车去医院最短要多长时间。

不对,他应该先查一查最近的医院在哪儿。

叶嘉衍刚拿出手机,就被江漓漓打掉了,她捏了捏他的脸,说:“越看你越帅的幻觉!”

“”叶嘉衍脸上丝毫没有被夸的欢喜,反而黑了黑了

“你不开心吗?”江漓漓迷迷糊糊地亲了亲叶嘉衍,“这样呢,你会开心一点吗?”

她不开心的时候,如果叶嘉衍亲一亲她,她一定会高兴起来。

反过来,这个理论也可以成立吧?

然后和初恋结婚了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