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 很快就舒服了

江漓漓刚泡完澡,身上香气宜人,连同她的唇,仿佛也带着花瓣的芬芳。

她亲上来那一刻,叶嘉衍感觉世界万物都消失了,宇宙只剩下他和江漓漓。

而他,什么都感受不到了。

除了江漓漓那个吻。

亲完她,她竟然还敢问他开不开心?

有一瞬间,叶嘉衍的理智荡然无存,也是这一瞬间,他把江漓漓圈进怀里,凌厉的目光直视着她:

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?”

江漓漓用行动回答了叶嘉衍——

她又亲了他一下。

既然亲了一下他还不开心,那就亲两下!

她真机智!

“江漓漓……”

剩下的话,叶嘉衍没有说出口,他收紧圈在江漓漓腰上的手,低头攫住她的唇瓣。

“唔!”

江漓漓显然没料到叶嘉衍的攻势来得这么突然,怔住了。

第四次,这是叶嘉衍第四次吻她,她感觉好像比前几次都好。

是他的吻技进步了吗?

江漓漓想着,双手不受控制地抱住叶嘉衍,尝试着回应他的吻。

叶嘉衍察觉到江漓漓的尝试,有意配合她,明显放慢了汲取的速度。

江漓漓却不满足于这样,她原本抱着叶嘉衍的双手开始四处乱动,最后把叶嘉衍的衬衫扯了出来。

叶嘉衍按住江漓漓的手,“你摸哪里?”

江漓漓一脸茫然,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……”

叶嘉衍的脑海闪过一抹迟疑。

宋子琛说的那一点点“东西”,对江漓漓产生了远远不止一点影响,她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。

江漓漓有些不满地嘟囔了一声,“你干嘛停下来啊?”说完拉过叶嘉衍的双手,让叶嘉衍抱着她。

“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?”叶嘉衍换了一种方式问。

江漓漓学着他以前的语气说:“你哪来这么多问题?”

“……”

叶嘉衍回过神来的时候,江漓漓已经主动吻上他的唇。

他的理智再一次荡然无存,抱起江漓漓把她放到床|上。

他早就告诉过江漓漓,今天可能会到很晚,她明天不一定起得来……

江漓漓瞪大眼睛,意外地看着叶嘉衍,布着一层迷蒙水汽的双眸似懂非懂。

叶嘉衍没有给她说话的几乎,封住她的双唇。

接下来,每一步都是在冲破底线。

渐渐地,不仅是江漓漓,叶嘉衍的呼吸也开始乱了章法。

江漓漓似乎是反应过来,开始细细地挣扎。

“别怕。”叶嘉衍轻声安抚着她,“别怕。”

“呜……”江漓漓发出像小猫一样的呜咽声。

叶嘉衍吻着她的唇,每一下都极尽温柔,试图让江漓漓恢复一开始的温顺。

江漓漓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,“叶嘉衍,我不舒服……”

“哪里不舒服?”叶嘉衍的声音还是很好听,甚至更性|感了,但听起来好像跟平日不太一样。他沉吟了片

刻,在江漓漓耳边轻声说,“很快就舒服了。”

江漓漓明显还想说什么,但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被叶嘉衍的吻把话堵回去。

叶嘉衍怕她拒绝。

说起来很可笑,他叶嘉衍也有怕被人拒绝的一天。

又过了很久,江漓漓才再次找到说话的机会,这次她是真的要哭了,“叶嘉衍,我……好痒……”

“乖,一会……”叶嘉衍突然反应过来不对,倏地停下来,“哪里痒?”

江漓漓挣脱叶嘉衍的手,要去抓自己的脸,“哪儿都痒。”

叶嘉衍起身,才发现江漓漓全身上下都红透了,脸上还长出了可疑的红点。

他看了看她的手脚,同样长着一片一片的红点,胸口也有一大片。

他抓住江漓漓的手,“别抓。”

江漓漓挣扎着说:“我好难受。”

……她刚才说的难受,是真的不舒服。

叶嘉衍拿过来一套衣服,说:“把衣服换了,送你去医院。”

江漓漓换衣服的时候,看见叶嘉衍也在整理自己的衣服。

她换好衣服,手一闲下来,又觉得痒,想趁着叶嘉衍不注意偷偷抓两下。

叶嘉衍还是发现了,按住江漓漓的手,“别抓。”看着她委屈巴巴的样子,他的语气还是软了下去,“听话。”

江漓漓十分面前地点了点头。

“能不能走路?”

江漓漓又点点头,说:“但是我不想走,谁让你不让我抓的,我……唔!”

她本来是想耍个赖,没想到真的成功了叶嘉衍没有跟她妥协,但也没跟她废话,直接把她抱起来就出了房间。

管家在楼层间巡视,发现叶嘉衍抱着江漓漓出来,忙忙按了电梯,这才问:“叶先生,江小姐不舒服吗?”

“帮我叫宋子琛,让他去停车场。”

“好,我马上去。”

出了酒店,叶嘉衍抱着江漓漓去停车场,管家跑着去找宋子琛。

宋子琛一听说江漓漓不舒服,马上反应过来自己闯祸了,丢下女伴就跑,竟然追上了叶嘉衍。

“车钥匙在我口袋里面。”叶嘉衍示意宋子琛自己拿钥匙,“开车。”

宋子琛拿了车钥匙,打开车门让叶嘉衍和江漓漓上去,随后坐上驾驶座,发动车子,风驰电掣地照着导航开往最近的医院。

江漓漓靠在叶嘉衍怀里,被叶嘉衍攥着双手,抓不到痒痒,只能靠着蹭叶嘉衍来止痒。

叶嘉衍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把江漓漓整个人都按住,“别乱动。”

江漓漓用哭腔说:“我难受啊。”

这时,导航刚好说了一声距离目的地还有20分钟的车程。

“再忍忍。”叶嘉衍只能哄着江漓漓,“到医院就好了。”

“你骗我。”江漓漓嘟哝说,“你刚才说很快就不难受了……”

叶嘉衍:“……”

宋子琛不知道叶嘉衍为什么沉默,也不敢问,只能先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,“漓漓……怎么了?”

她的症状很明显,叶嘉衍说:“过敏。”

宋子琛嗅到叶嘉衍声音里的杀气,弱弱地问:“那杯饮料害的?”

“不然呢?”叶嘉衍

冷冷地问,“还是你觉得她对我过敏?”

“我有点慌,别开玩笑了。”

宋子琛顾不上限速了,踩油门加速。

过敏这种事可大可小,他本来是想着帮叶嘉衍一把,没想过要害江漓漓。

医院不大,也比较陈旧,但好在有急诊,值班的医生护士正在忙。

护士看了看江漓漓的情况,没让先挂号,直接带着叶嘉衍去找医生。

江漓漓躺在叶嘉衍怀里,已经睁不开眼睛了,只剩下最后一丝意识还保持着清醒。

“输液。”医生刷刷开单子,“还有,今天晚上要留在医院观察。”

“医生,”叶嘉衍问,“我太太情况怎么样?”

“严重过敏,输个液明天应该就没事了。”医生扶了扶眼镜,“你们是夫妻,不知道对方对什么过敏吗,怎么还让她过敏这么严重?”

“……”宋子琛不敢看叶嘉衍的表情,默默地别过脸。

“是我的疏忽。”叶嘉衍确认道,“只要输液就好,是吗?”

医生还没来得及回答,江漓漓突然哭了,“我不要打针……”

“不准哭!”叶嘉衍威胁道,“哭了就先给你打镇定剂!”

医生:“……”

宋子琛:“……”

叶嘉衍的威胁虽然凶残但很有效,江漓漓果然不再说什么了,连哼哼一声都不敢。

宋子琛去交钱办理住院,硬是让工作人员给了他一个单人间。

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。

办好手续,叶嘉衍抱着江漓漓,护士推着一个医护推车,宋子琛在前面按电梯,四个人一起上楼,进了一个条件称不上好的单人间。

“让病人躺到床上。”护士说,“先做皮试。”

叶嘉衍对江漓漓怕打针这件事还是有所耳闻的,沉吟两秒,说:“我保着她。”

宋子琛在一旁帮腔,“护士,他太太怕打针,你刚才也听见了,差点哭了,你看……”

“可以。”护士笑了笑,“女孩子怕打针正常的,那先生抱着太太吧。”

皮试的针很疼,江漓漓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做的,针扎进去的那一瞬间,她倏地睁开眼睛,看着叶嘉衍,下一秒眼泪就留下来了,“输液没有这么痛啊……你真的叫人给我打镇定剂吗?”

宋子琛扭过头——笑出来。

护士也笑了,说:“不是,皮试,怕你过敏。”说着推出针管里的空气,“手伸出来。你自己也说了,输液的针不疼的。”

“不是啊,我是说——”江漓漓看着护士弯腰下来,惨叫了一声,“叶嘉衍!”

叶嘉衍这次没有威胁江漓漓,抱住她,让她把脸埋进他的胸口。

江漓漓恨不得钻进叶嘉衍的胸腔里,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“放松。”护士说,“越紧张越疼。”

叶嘉衍托住江漓漓的手,说:“放松。”

江漓漓想起在泳池里,叶嘉衍也是这样让她放松。

他在旁边,她暂时不会有事。

她渐渐放松下来,护士看准时机,把枕头推进她的血管。

也不是很痛,就像被蚂蚁咬了一下。

江漓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她最终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……

然后和初恋结婚了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