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 再乱动,后果自负

江漓漓还是要面子的,没有放声嚎啕大哭。

她只是伏在叶嘉衍的胸口,小声地发出一种令人心碎的抽泣。

叶嘉衍抱着她,皱着眉,没有对策。

护士固定好针头之后,推着小推车离开了。

宋子琛愧对江漓漓,见江漓漓哭成这样,他也很心疼,可是看见叶嘉衍这个样子,他又很不厚道地很想笑。

他忍了一下,内心的幸灾乐祸还是战胜了心疼。

“噗!”

宋子琛拍床大笑。

叶嘉衍本来就郁闷,宋子琛这一笑,他气不打一处来,抓起床头柜上的一个水杯就要砸向宋子琛。

“哎哎,别!”宋子琛也很无辜,“我本来是想帮你的啊。”

江漓漓擦了擦眼泪,从叶嘉衍怀里挣脱出来,低着头问: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叶嘉衍和宋子琛很默契地没有回答江漓漓的问题。

“漓漓,对不起啊。”宋子琛走过来,“是daisy请你喝的那杯饮料里面有酒精,我不知道你对酒精过敏这么严重。”

“饮料不是甜的吗?”江漓漓想不通,“怎么会有酒精?”

“呃”宋子琛当然不敢说实话,“你知道一种度数很高的米酒也是甜甜的、很好喝吗?所以啊,甜的东西它不一定就不含酒精。”

“喝都喝了。”江漓漓抬起头,“没关系,我明天就好了。”

叶嘉衍和宋子琛看见江漓漓的脸,怔住了——

江漓漓也觉得有点奇怪,她怎么好像有点看不清叶嘉衍和宋子琛?

而且,都已经开始输液了,脸怎么还是很痒?

江漓漓偷偷抬起头,想趁着叶嘉衍不注意摸一摸脸,但最后还是被叶嘉衍拉住了。

“别摸。”

这一次,叶嘉衍的语气很严肃。

江漓漓意识到不对劲,眨了眨眼睛,“我好像看不清楚你们。”

“躺下休息。”叶嘉衍扶着江漓漓躺下去,“明天就好了。”

江漓漓虽然看不清叶嘉衍和宋子琛的脸,但眼角的余光可以捕捉到他们的表情。

他们看起来,怪怪的

最后眼看着就要躺下去了,江漓漓趁着叶嘉衍不备,一把拿过床头柜上的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,然后——

她、呆、住、了。

她终于知道妈妈为什么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叮嘱她不要碰酒精了。

酒精使她面目全非啊!

镜子里那个眼睛变成肿泡眼,脸颊比以前大了一圈的、还长着难看的红点的人她拒绝承认那是她!

叶嘉衍夺过江漓漓手里的镜子,“别看了,输完液会好的。”

“我”江漓漓极力克制,眼泪却还是像泉水一样涌出来,“我从来没有这么丑过,哇”

“”

“”

叶嘉衍和宋子琛都没见过这样的江漓漓,两个人面面相觑。

叶嘉衍示意宋子琛过来搞定江漓漓,宋子琛摊摊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。

江漓漓把脸埋进枕头,继续哭,“宋子琛,我收回刚才的话,我不想原谅你了

叶嘉衍知道江漓漓有轻微的洁癖,幽幽地提醒道:“你知不知道那个枕头有多脏?”

医院的枕头,高温消毒也消不掉江漓漓心里的障碍。

她猛地推开枕头,抬起头来看着宋子琛。

宋子琛走过来,蹲在病床前,一脸诚恳地看着江漓漓,“你希望我怎么补偿你?”

“你帮帮颜颜吧。”江漓漓边抹眼泪边说,“不然我就不原谅你。”

“林绽颜值得你用生命来帮她吗?”

“这个我说了算。”江漓漓问,“你答不答应?”

“答应答应!我让她上你最喜欢的奔跑挑战,这样行了吧?”宋子琛递给江漓漓一张纸巾,“快擦擦眼泪,不然我怕我出了医院被你们家叶嘉衍叫人打死。”

“让颜颜去录制奔跑挑战,”江漓漓接过纸巾,顺着宋子琛的话说,“我保证你可以好手好脚地离开医院。”

“”宋子琛郁闷地看向叶嘉衍,“漓漓那么单纯、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,是怎么变成这样的?她现在都学会谈判和暗搓搓地威胁人了!”

“不都是你害的?”叶嘉衍反问,“你还好意思问我?”

“”

宋子琛这下懂了,叶嘉衍和江漓漓这是合伙了。

但是,的确是他害惨了江漓漓,所以他认栽!

“我周一就让人联系林绽颜,跟她签约。”宋子琛举手对着天发誓,“我要是做不到,我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。”

江漓漓瞬间不哭了,点点头说:“不用发毒誓,我相信你。”

“好好休息。”宋子琛一脸心疼,“我明天来看你。”“你明天来之前先打个电话。”江漓漓嘟哝着说,“我要还是这样,你就别来了”

宋子琛走后,江漓漓又瞄了瞄床头柜上那个镜子。

叶嘉衍看穿她的意图,冷声说:“不准看。”

江漓漓扭过头,“你不要看我,你也回去吧,让我一个人丑!”

“平时好好的一个人,生了病怎么这么矫情?”叶嘉衍问,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“好困啊!”

江漓漓试图转移话题,却听见叶嘉衍接着说:

“也只有宋子琛才会相信你。”

“”江漓漓演不下去了,好奇地看着叶嘉衍,“既然知道我是故意的,你干嘛还配合我?”

没错,她哭着说不原谅宋子琛是假的。

饮料是daisy请她喝的,又不关宋子琛什么事。

她只是想借机诈一诈宋子琛,没想他真的上当了。

“如果不是宋子琛,他的女伴不会请你喝饮料。”叶嘉衍煞有介事地说,“归根结底,这一切跟宋子琛还是有关系,我总不能就这样放过他。”

两人说着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叶嘉衍走过去打开门,发现酒店人来了。

一共三个人,一个手里提着新的枕头被子,另一个提着一些吃的和纯净水,最后一个是他们在酒店的管家。

“叶先生,你好。”管家说,“这些都是宋先生交代我们送过来的。江小姐现在怎么样了,我们方便进去看看她吗?”

“她睡着了。”叶嘉衍说,“东西

给我吧。”

酒店的人把东西交给叶嘉衍,说既然江漓漓睡了,那他们就不进去打扰了额,随后离开医院。

叶嘉衍提着东西回去,看见江漓漓坐在床上冲着他笑。

他让她下来,说:“我铺一下床。”

江漓漓站在一边看着叶嘉衍忙活,说:“你不让他们进来是对的,我现在这个样子,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看见!”

叶嘉衍看了她一眼,“不要多想。我只是不想应付他们。”

“”

江漓漓被噎了一下,把剩下的话都咽回去,看着叶嘉衍铺床。

她一度以为叶嘉衍是没有生活技能的,但他铺起床来相当利落。

医院的病床不大,铺不开酒店送来的床单和被子,叶嘉衍把被子对折起来,硬是铺好了。

“睡吧。”叶嘉衍说,“我帮你看着针。”

江漓漓一共要输四瓶针水,每输完一瓶都要叫护士过来换,叶嘉衍一直帮她看着的话,可能要熬到凌晨。

但是,她陪着叶嘉衍生熬,好像也没有意义。

“输完液,你”江漓漓想问叶嘉衍,他会不会留下来。

“我不会走。”叶嘉衍说,“睡吧。”

江漓漓抿了抿唇,滑进被窝里,安心地闭上眼睛。

她没有来过这家医院,甚至对于这一片地方,她都是陌生的。

也许叶嘉衍说的对,人生病了,总会矫情一点,她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。

所以,听到叶嘉衍说他不会走的时候,她确实,整颗心都安定了下来。

江漓漓闭上眼睛,病房安静下来,只有她轻微的呼吸声。

叶嘉衍坐在一个坚硬的塑料凳上,很快就觉得不舒服。

再看江漓漓,她陷在酒店轻盈柔|软的枕头被子里,整个人看起来安然又舒适。

叶嘉衍站起来,拍了拍江漓漓,“睡过去一点。”

江漓漓睁开眼睛,“干嘛啊?”

叶嘉衍直接躺下去,“凳子不舒服。”

江漓漓往旁边挪了挪,但病床实在太小了,她差点掉下去,惊叫了一声:“啊!”

叶嘉衍伸过手,一把抱住她,把她拉回来,却没有马上抽回手。

他们的距离实在太近了,他们看着彼此,目光直接促使周遭的空气都发生了变化。

江漓漓突然想起来,来医院之前,她和叶嘉衍在酒店

哎,要是她不过敏,他们是不是已经

所以,现在她要怪自己不争气吗?

江漓漓想着,捂住脸,说:“你别看了,我现在很丑!”

“嗯。”叶嘉衍声音淡淡的,躺下去说,“发现了。”

“???”江漓漓的羞涩和悸动荡然无存,“你刚才在看我有多丑?”

“不然呢?”叶嘉衍不紧不慢地反问,“你觉得你这张脸还能看出其他东西?”

“叶嘉衍!”江漓漓使劲推了推叶嘉衍,“你给我下去!”

叶嘉衍皱了皱眉,反过来抱住江漓漓,把她按在怀里,“睡觉!再乱动,后果自负!”

“”

额,什么后果啊?

然后和初恋结婚了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